鱼干|。・ω・)っ

混乱邪恶了解一下「啊hhhhhhh日常脑劈叉」

舞会pa医生人设完成
在我的电脑好之前都只能手绘了mmp
明天更新园丁小姐姐的
p2蜘蛛妈妈礼服图透
昨天发的太丑了所以就删掉了
女子组更新顺序是医生-园丁-机械师-空军-盲女-蜘蛛-红蝶-祭祀
舞会pa
这张神秘的邀请函,通向的是怎样的世界呢?

——如果可以我真不想穿这条该死的裙子

——厚重的礼服会影响速度,该死!它过来了!
——除非你踏过我的尸体,不然别想动他们一根头发!

——哇哦!这是什么?怪物party!?

——您的魔术真令人惊叹。


——你不是第一次参加舞会对吧。

沉迷水仙
最近画起了奇奇怪怪的东西
可能会画个兽设短漫
嘛随随便便的看吧
顺便一个是狼一个狼狗(꒪Д꒪)ノ

我可以吹爆apple pencil
奇奇怪怪的摸鱼
我喜欢画鸟x

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辣鸡玩意hhhhhhh
送的鸟真可爱
傻逼封面警告x
p10触纹拟人其他乱七八糟的兽拟hhhhhhh祝你看的开心٩(ü)ว

甘甜的苹果

邪神x天使注意

答应童童的番外「正文都没有就来番外emmmm」
盆友我刹不住车「是辆车:)」

迟早要被查emmmmm

黎明是最黑暗的时刻,所以很多恶魔会在这段时间内出动,敲击一下人们脆弱的灵魂。
奈布正在去处理一件连环杀手的路上,对方的手段很熟悉。
只杀妓女,并且只在晚上作案。
又一个那家伙的模仿犯,最近他名气还真大。奈布想着从房顶上越下在微亮的天光中展开了双翅。
奈布振动自己的尾翼,在伦敦的上空环绕,他飞快的穿过各个街道小巷,与许多人擦肩而过。
不过这些早起的人并不会发现他,能看到张开双翼的天使只有教会和虔诚的信徒。

“找到你了。”奈布看着不远处正在行凶的杀手,他伸出右手将装在手上的刀刃齐齐向前扔去。
正残害尸体的男人敏锐的发现了危险的靠近,他转头用手中的凶器将泛着红光的十字刀刃一一打飞。男人看向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天使,用手中沾满污渍的利器猛的向奈布刺去,而奈布借着其中一把被他打向身后的刀刃,讲自己瞬移到他的身后。
天使操纵着散落在空中的刀刃,散发着红光的短刃瞬间拉长,而那些锋利的长剑在奈布挥手剑一同插入了男人的身体。

在男人抽搐间奈布用之前自己带自己过来的刀刃,将其就地处决。
失去的头颅的尸体在瞬间向前倾倒,迸发出的液体也把周围搞的乱七八糟。
冰凉的液体溅上奈布的脸颊,他微微一愣用手将液体擦去,然后转身离去。不过他并没有飞而是将尾翼收起,他并没有着急着走,慢慢地就像那个跟着自己的家伙一样。
在穿过了几个路口后奈布停了下来,他看着身前破败的墙体,不紧不慢得对后面快要碰上自己衣角的肉块说道:“你还不打算变回去吗。”
身后物体突然停止了蠕动,转瞬间四周被浓重雾气包裹了起来。而在浓郁的雾气中奈布感觉一双熟悉的手在自己裸露的皮肤上研磨,他稍稍往后靠,不出意料一个宽大的身躯正抵着自己。
奈布微微仰头,半眯双眼感受着冰凉的物体在自己皮肤上移动。
金属之间摩擦的细小声音传入了天使的耳廓,奈布微微片头看到正在与自己皮带扣奋战的手指。

“打得开吗。”:奈布将手覆盖在另一只手上,微微将其握住。
「当然。」对方用红酒般的嗓音回答到,他将被盖住的手抽离反客为主的将奈布的手包裹了起来。
杰克将按在奈布衣服里是手伸了出来,对着空气打了个响指。铁扣打开的声音应声而起,散开的衣物垂在大腿的内侧。
「什么时候发现的?」杰克将下巴抵在佣兵的头上,微微蹭着他柔软的发丝。
奈布无奈的偏了偏头说到:“就在你那该死的体液溅到我脸上时候。”
杰克没有说话只是用他骨节分明的双手抚摸着奈布的腰间,他娴熟的按摩着天使伸展羽翼的地方。
“唔……”天使的身躯微微发抖,他将自己的尾翼伸展开来,柔软的羽翼随着主人环在身后人的腰间来回蹭着。
奈布在羽毛与衣服的摩擦声中听见了一声低沉的笑声,然后他感觉到有只手扶到了他的胸前。
慢慢将胸前的拉链往下带。
这个混蛋。奈布觉得自己有点迷糊,他在心中咒骂着这个正在冒犯自己的混蛋,但是他不想停下。
身后的人好像感觉到他的想法,将拉链拉到一半然后伸手,在天使的人鱼线下研磨。
奈布的身体抖的更厉害了了,原本蹭着杰克的翅膀也停了下来无力的向下垂着,在那微微发抖。
奈布忍不住要哼出来了,天使的身体是上天赐予的宝物,他们纯净所以比人类要敏感。
“嗯……啊”奈布感觉到杰克温凉的手包裹住了自己,在那反复玩弄。
真恶劣啊,嗯……
「被着急亲爱的天使」杰克将自己完美的嘴唇贴近怀中天使的耳朵,他知道他的小天使非常喜欢他的这个投影。
毕竟没有人会讨厌拥有着完美脸庞和身材的人,天使也不除外。不过只要他的天使喜欢,那么他愿意一直维持着这个形态,毕竟这位天使是那么的可爱。
邪神看着怀中的躯体恶劣的想到,他虽有优雅的气度与绅士的行为,不过那也只一个表象,隐藏在这完美的外壳里的到底是怎么样的疯狂与残暴。
大概只有他和他的天使知道。
杰克将放在奈布背上的手缓缓往下移去,穿过奈布的腿间拉住跟随主人身体摇摆的拉链头。杰克恶劣得降低了拉链拉开的速度,并且用自己抵着奈布的手踝细细摩擦着他的臀间。
奈布的双腿颤抖着,他觉得他的腿快要不听自己使唤了,越发想要夹紧双腿让那双该死的手停止动作。
奈布小声的喘着气,他感觉有什么慢慢摸向了自己。
冰凉的湿滑的液体逐渐渗入了自己的内部,紧闭的通道被打开并且被慢慢拓宽着。熟悉的按压熟悉的中心,所有的感觉都由中心迸发,流过血液穿过骨髓渗入灵魂。
这是由罪恶带来的甘甜,而奈布也咬下这枚甜腻的苹果。
“嗯啊……”他本该堕落但是他颤抖的双翅还是那样的纯净,只是这样一点小小的波澜是不够的。
他需要更大的直达灵魂深处起伏,久经战场的他和其他的天使不一样,他们都是安逸祥和的,而他想要追寻更深的激烈。
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颤栗,而杰克满足了他。
杰克放开了他,将自己的手抚在奈布的腰间慢慢讲他拉近自己。
“嗯哈……啊”奈布弓着自己的上半身,承受着更深层的浸透与之前完全是两个层次。这是在冒犯他,奈布知道,并且他甘之如始。
从他咬下苹果的那刻,他就知道不可能停下的,无论是自己还是身后的邪神。
被慢慢研磨的臀间带来的不只是疼痛,而是精神上升直灵魂的欢愉。
「没关系的小奈布,这里是我的领域。神是看不到的。」杰克将自己与怀中的天使紧紧相贴,无论身还是心或者说是罪恶,都密不可分。
他用自己陈酿的嗓音引诱着,珀色的瞳孔里透露出的是难得温和的笑意。在这片雾气当中没有人能发现他们的交织,仅是富裕对方身体的父神也不能。
“哼嗯……嗯啊……哈”奈布感受到了激烈的开拓,他知道背后这个恶劣的家伙在想什么,但他无非去指责对方。
他是心甘情愿咬下的苹果,又和这家伙有什么区别吗。
奈布已经不想思考了,他知道在这片雾中他是安全的并且他是温暖的。
甜美的波澜在他的全身激荡着,他能做的就是去感受这份美好。
并且甘之如始。

End
我在写什么我是谁???

我抽到了弹簧所以我要来一辆剧情车(;´༎ຶД༎ຶ`)
邪神杰克x雇佣天使佣兵
雇佣天使:奈布经历了非常多的战争他觉得自己杀死的人已经多到让他立刻堕落了,但他不想打扰到朋友所以他只身一人来到了人界。成为了一个帮神父处理掉「物理」被恶魔附身人的天使,而所得的钱被他用来资助当地的孤儿院。突然有一天克利切神父想要他去处理一个叫杰克的杀人犯,不过对方好像并不只是被恶魔附身那么简单。
一个抖的非常厉害压感炸裂的人设
我这辈子都不想用pad画画了emmmmmm
这是一个大家都觉得奈布会堕但他就不堕的故事???
大概有上中下吧,温凉的中我不知道在哪别问我
可能会有很狂气的杰克出没注意
但他依旧绅士

顺便看到那个拉链没拉下它就开档了,里面还是真空的:)

温凉上

一个脑抽的傻屌东西,看着乐呵乐呵就好XD这可能是个有上中下的东西
骚b屠皇杰克x菜鸡新手佣兵
以下↓↓↓
我们的奈布·萨贝达先生现在正眼神呆滞得看着前方几个和自己长的一样的人在那里叽叽喳喳个不停。
他现在十分的绝望。
虽然他是第一次参加这个游戏,之前也没要听说过关于这个游戏的事情,但早在自己的“同事”口中听到过一些关于这个的事,但是他们只要一讨论起某个东西来就好叨叨个不停。
就像现在一样。
穿着红色刺客装的人说:“我今天遇到了个金纹杰克,真tm的骚爸爸我硬是没骚过他,第一个凉。”
戴着墨绿兜帽的说:“那个杰克是屠皇吧,开场医生和园丁就凉了,我好不容易和他绕了一大圈却在地窖门口被一刀斩了emmmmm”
戴着弹簧的人说:“兄弟,别提了我连排三把都是他没一次不是全灭,不过那家伙真的骚。”
“别说了,要是他愿意给我公主抱,我再输个10局也可以”红色刺客装的转过声说到,“就算让我去破机也可以。”
“兄弟醒醒,输可以,破机不行。”戴着弹簧的人利马果断的附和道。
“……”奈布站在他们中间完全插不上话,他觉得他不应该信了克利切先生的邪去找听听前辈们的经验。
原皮佣兵先生觉得可以找个时间偷偷溜出去与他的队友们汇合。大致的规则他已经从其他人口中听来了,无非就是解五个密码机然后开大门就可以了。
嗯开密码机,然后开大门。
原皮佣兵先生觉得自己斗志高昂,这种简单的事情对他所接过的任务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而且他觉得克利切先生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虽然自己讨厌这种机器但是为了胜利做出点自我牺牲又有何不可的呢。「魔术师:不你等等??!」
奈布找了个时机趁着前面的人在我破不破机而争吵的时候,偷偷的溜了出去。
成功逃离的佣兵先生觉得自己心情十分的好,甚至想破个密码机爽爽。
与此同时另一边争吵着的佣兵们,也发现了奈布的离去。
“这小子人呢??!”刺客装的人大喊道,“他这种新手遇到杰克怕不是要凉?!!”
“你才发现吗,他刚刚趁着你们俩在那撕早溜了”绿帽红眼的人说道,“是我我也会溜,更何况他。”
“兄弟别说了,我觉得这家伙要是第一把排到杰克怕是会留终身阴影”戴着弹簧的人拍了拍自己的衣服说道。
“别这么说,你知道吗。”绿帽红眼的人回应道。“?”
“傻人有傻福。”
画面再转向我们心情愉快的佣兵先生,他此刻正与同伴一起坐在餐桌前,等待游戏的开始。
“虽然是第一次,但是请加油我,如果你们受伤我会来治愈你们的,请放心。”医生小姐摸着自己的针管说道。
“嘿嘿所有的椅子请交给我,我会把他们全部拆了的”笑嘻嘻的园丁小姐一副状况外样子欢快的说道。
“那我就负责,在你们被抓的时候讲你们救下来吧”魔术师先生将头顶的帽子摘下行了个礼。
“那我……”
「~♫」
奈布刚想说自己可以去帮大家一起破机,突然听见了有人哼歌的声音。
而且那个声音该死的好听。
“那个我们是不是还有伙伴,我刚刚听见有人哼歌。”奈布转头望向四周寻找歌声的源头。
“奈布先生你可能听错了,游戏规定逃生者只能有四个人。”坐在佣兵旁边的魔术师轻轻拍了拍他,“别紧张,相信自己,这是我们必须经历的。”
奈布点了点头放弃了寻找声音源头的打算,虽然他还是十分在意这个发出好听声音的家伙是谁,但目前最紧要的是赢了这场比赛。
要是……能和那个声音好听的家伙成为朋友就……好了。
这是佣兵意识进入黑暗前最后想到的。
当奈布回过神的时候他正置身于一个类似教堂的地方。
破败的装饰物和褪色的红以及无处不在滚落的碎石。虽然教堂是个洗涤心灵的地方,但此刻的它却只有令人惧怕的恐惧感。
「~♪」微小的歌声再次传来,伴随着微微的心脏鼓动的声音,让处于教堂中心的佣兵心尖一颤。
这种颤动是刺入皮肉穿过骨髓直至灵魂深处的鼓动,这就如同塞壬的歌声充满了危险与引诱,但即使如此佣兵也想去探寻它的源头。
既然对方是塞壬那他就要成为奥德修斯,保护好他的水手们。
我们的奈布·奥德修斯·萨贝达勇士正揣着他满腔的热血和正义感往声音的方向大步向前,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我们的佣兵先生也完全不惧怕前方的危险。
他随着声音消失的方向走出教堂来到一个由木板搭建起的小房子里,里面空空旷旷的被封住的地下室以为只剩一台没有破译完全的密码机在那了滴滴作响。
也许我应该先把这个搞完,再去寻找声音的源头也不迟。
毕竟先开机子再开门。
佣兵这样想到然后他朝那台密码机走去,离机子越近滴滴答答的声音就越响。奈布摸了摸机子颤动的机身,开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佣兵觉得破译虽然不是很麻烦但是破译所需要的时间需要的太多了,要是在战场上这样早就变成脚下泥土的一部分了。
虽说是因为追求战场上的刺激才来参加这个游戏的,但是在战争中团队合作也是必须的。
奈布正准备破完这剩下的一点点就去与同伴汇合,突然一声尖叫刺穿了佣兵的耳膜。
而奈布指尖一顿错过了校准的好时机,以至于那台夹子迸发出了不小的电流和爆炸身。
突如其来的电击感,让一阵眼花缭乱,当他回过神的时候,奈布发现自己原本要解好的机子进度条又退回了上一个节点。这让本就讨厌这种东西佣兵先生感到十分的无力,他现在内心十分平静甚至还有点想笑:)
那个瓜娃子在那边没事尖叫,tm吓得爸爸炸成爆米花。
即使如此他还要继续去解密码,没有时间管刚刚是谁叫了一声。反正头顶也没显示有人被揍成残血,先开个机爽爽。
沉迷破机,见死不救:)
终于电机爆发了一阵飞速的响声之后停止了运作,头顶的灯也应声而亮。佣兵太头看了看头顶的灯,然后他发现除了他其他三个队友都是残血。
“??!”奈布愣住了,他觉得他还是去看看同伴们状况比较好。
而他刚准备离开这个小屋子的时候,渐快的心跳和熟悉的声音在佣兵的耳边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瘸一拐领着工具箱的园丁小姐正在翻窗。
“wcnmd大哥!求你让我拆个椅子啊啊啊!!!”园丁小姐一边翻窗一边对着后面的红光尖叫到。
「~♫」不过后面的家伙并没有回答她的意思,只是在那哼着独属于他的诡异曲调。不过对方并没有翻窗的想法,稍微绕了点路从大门进来。
他好像并不觉得园丁小姐会从他的指间溜走。
奈布站着的位置刚好可以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人,不过他看到了一个……嗯,金光璀璨的……人???
对方穿着整齐的黑色白条燕尾服,上面的边缘被用金色的饰物整齐的装饰着。而且他站的很直走路也十分的优雅,如果忽略他脸上奇怪的面具和巨大的金色手臂的话,他当之无愧是个绝对的绅士。
而且他的腿也特别的长,腰也细,奈布看着面前那对大长腿想到。
此刻的杰克先生已经走到佣兵身前,细细打量着这个正呆呆看向自己的人。
“你的腿真长。”神志不清的佣兵说道。
他觉得这个佣兵遇到自己一没跑二没躺三没说骚话,很特殊,很喜欢。
我们的金纹杰克先生是一个有玫瑰手杖的杰克,浑身大佬的气息让他到哪都享受着独特的待遇。
比如本应该见他就跑的求生者们一反常态,一边喊老公一边来送人头,虽然他们就算不送也逃不过被全灭的命运就是了。
当然这点小小的要求他还是可以满足他们的,所以他慷慨把他们抱向失败的椅子。不过让杰克有些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总有些佣兵希望在他的队友全灭的情况下唯独放过他,并且还要好心的把他们抱去地窖或者大门。
为什么放过你呢,你们全灭我不仅分很高还很有面子的:)
我知道我肩宽腰细腿还长,但请你们矜持点,我是不会上你们的谢谢。
这是之前金纹杰克先生的想法,现在他觉得面前这个小家伙要点子可爱,越看越可爱的那种。
一开始被自己追的园丁早就不知道跑那去了,不过杰克现在并不在意她的去向,因为他面前有个更可爱的小家伙。
“可怜的小家伙,请问我可以为你提供帮助吗?”杰克看着呆呆的小佣兵特意的压低了一点自己本就醉人的声线。
“你的声音真好听。”神志不清的奈布回答道,他感觉他心里的小鹿要撞死了
真好听真好听。
“你真可爱。”杰克觉得他心里好像有个鹿群在那疯狂的跑来跑去,“你不怕我吗?”
“你肩宽腰细腿还长,我为什么要怕你。”
杰克掐死了鹿。
去tm的面子和分数,我杰克今天就要放过这个小可爱。
“你真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家伙,需要我带你去了解一下这个地方,虽然很冒昧但你看起来好像第一次来到这里。”杰克微微弯下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他将看上去像人类的那只手伸向佣兵。
奈布毫不犹豫的握上了。
佣兵觉得自己的小鹿真的要死了,不过他好像忘记了什么???
躲在一旁的园丁“???”
当他跟着杰克路过一台没破解的密码机旁边时,他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主要的是开完机再开门。
佣兵利马抬头看了看上空,一台密码未破解,地窖以刷新,队友们也相安无事。
奈布觉得自己应该去解了那台电机,于是他对着正牵着自己哼歌的杰克先生诉说了自己的想法。
“这完全没关系小奈布,不过你要记住开了密码机离开往那边去。”杰克放开原本握着佣兵的手,然后指向一个方向,“大门就在哪里,不过你要知道一定的牺牲是必要的,门快开了监管者也该行动了。”
“你没关系吗?”奈布看向逐渐走远的身影。
对方挥了挥手然后消失在了一片迷雾当中,徒留下一句——“我们还会再见的。”
最后这个密码并不好开,本就不懂机械的佣兵炸了几次机,不过幸好在监管者没在这个时候跑过来逮他。
不过他的队友可就没这么好运了,只剩下医生小姐一个维持着半血的图标。
奈布本想过去帮助医生小姐,但是刚刚在解密码的时候医生小姐刚好逃到他这边。艾米在看到他的瞬间改变了逃跑的方向,并对正在解密码的佣兵大喊道:“别管我!去开门!”
突如其来的喊话让奈布又炸了一下机子,不过他没有时间去处理那么多,他不能辜负了医生小姐的好意。
医生小姐的图标也在奈布到达大门的那一刻变成了迷失,乌鸦开始成群的盘旋在他的头上,奈布只好硬着头皮在那输密码。
微微的心跳渐渐响起,远处的红光也逐渐靠近。奈布心下一凉,他觉得自己可能要辜负医生的期望倒在门口的时候红光已经包围了自己,而密码也只差那么一点。
快速心跳带着的并不是恐惧而是熟悉的颤抖。
这个感觉好像……
“!”
有什么温凉的东西摸到了佣兵的面颊,他感觉那个温度是如此的熟悉。
就像……那位不知名的先生一样,脑子一片空白的奈布顿住了正在输密码的手。他的头被轻轻带起,在一片红光中他感觉有什么平滑温凉的东西亲上了自己的额头。
在这个过程奈布同时听到了按动键盘的声音和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声,而当这个温柔的触感离开时,门也开了。
tbc
不知道中什么时候出来,不要问我(;´д`)ゞ
终于搞完了,感觉越写越像奇奇怪怪的东西emmmm
最后祝你们看的开心
以及杀三防一不存在的,只有全灭:)

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今天被杰克爸爸捶傻了。
我只希望您能放过我
谢谢
「以及很辣鸡的条漫」

「自从学了美术以后就不会用板子了(´(エ)`)」

以及正在写骚B屠皇杰克x新人菜鸡佣兵的傻屌小短文٩(ü)ว 

没关系的

我要是抽到弹簧就写社情小说x反正我也抽不到٩(ü)ว 
又是一条狗屁不通的东西,没什么特殊意义x
以下↓↓↓
医生小姐端着装有面包盘子穿过走廊,最终在走廊尽头的房间面前停住。
医生:奈布先生我带了些面包,你还好吧。
医生礼貌的敲了敲门,等待里面的回应,不一会屋内传来了东西在地面摩擦的声音,门应声而开。
最先入眼的是佣兵那漂亮的褐色头发,他们被随意的梳在了后面,不同以往的是这次佣兵并没有戴上他一直戴着的绿色连衣帽。
佣兵:谢谢你,艾米小姐。
佣兵伸出缠满白色绷带的手臂,接过了医生手里的餐盘,他本想请医生进屋坐坐,但她声称之后要去看看伍兹小姐所以挥手拒绝了邀请。
医生:那个伍兹的话请不要在意,她不是有意这么说的。
佣兵:不必道歉,这没什么……
医生:那我就先走了,打扰了。
医生看着眼前的佣兵叹了口气,转身离去。其实她并不喜欢来到这边,因为监管者的房间就在对面,医生回头看了看紧闭的房门然后快步离去了。
房间内的佣兵讲食物放在桌上眼睛却飘到了手臂上的绷带处。
佣兵:……
那个时候奈布原以为自己已经要凉了,因为那混账东西把自己逼死在墙角。
除了身后的墙就是眼前这个骚粉色的家伙,而那个该死的家伙正在用他那超级好听的声音哼着歌。
佣兵看着眼前这个迟迟不动刀的家伙,其实有那么一点小奢望对方放过自己。
对方由利刃组成的手划过他的面颊,温柔的手法感觉就像触碰自己亲爱的玩具。
佣兵:?
佣兵:……!!!唔
奈布正沉浸在那片温柔的感觉中,突然面前的家伙将他的“手”猛戳向身下的人。
凭借着在战场上遗留下的明锐感,奈布躲开了致命的一击,但是他的肩膀却难逃厄运。佣兵趁着这个空隙跑开了墙角,拖着拖着一瘸一拐的身体跑向大门的方向。
心跳的声音在耳边一刻不停的响着,一下一下敲着奈布绷紧的神经。
这混账东西根本就是披着人皮的怪物!!!奈布一边想着一边冲向大门,他看见园丁小姐看到他才进门的身影。
奈布有一瞬间觉得身后的怪物一点都不可怕,他加快脚步就在他快要进门的瞬间。
他被一双大手按倒在了地上。
佣兵:!
佣兵感到除了压着自己的刀刃以外,还有一双类似普通人类的手在抚摸着自己。指尖与衣物的摩擦间流露出了一股安逸的味道。就在奈布要迷失在这片安逸之中的时候,那只原本按着自己的刀刃一下刺进了自己原本手上的手臂了。
佣兵:!额啊!!
瞬间剧烈的疼痛将那片温柔撕扯开来,奈布的脑子已经昏昏沉沉了,他体验过各种各样难以忍受的痛苦但是这点伤对于之前他挨过的不过只是伤了些皮肉罢了。
施害者对于刀的精准把控就像他的绅士一样绝对,奈布听到他贴近耳边的呼吸声。
一下一下拍打着他面颊。
真是个绅士,奈布这样想到,他的脑袋已经昏昏沉沉,在想什么他自己都不清楚。
他身上的怪物微微起身,拉起他另一只完好无损的手臂,然后他又加重了在佣兵另一只手臂里刀片的力度。
一瞬间佣兵因为疼痛而抽搐了起来,他那只完好的手臂也在杰克的手里打颤。
「别怕~」
奈布听到了一个犹如陈酿红酒般醇厚的声音,他觉得他要醉到这片声音里了。
「我只是想跟你道个别」
佣兵感觉自己的手掌碰到了什么平滑的东西,温良带着点蔷薇的气息。
「晚安」
佣兵感觉自己被温柔的抱起然后向前移动,他绷紧的神经也被抚平。
黑暗包裹住了他。
当他再次苏醒的时候,佣兵看到了他的伙伴正围在他的身边,而医生小姐正在满头大汗的为他包扎着伤口。
佣兵:没关系的。
医生:!?
佣兵:没关系的……
黑暗再一次遮住了他的双眼。
End
诶嘿我们可爱的园丁小姐到底说了啥???
你猜啊XD
依旧有后续www
杰克设定大家看出来了吗
对于在门口等自己的队友要给予感谢哦٩(ü)ว
他们都是天使www

兄弟们加我ID定国谢谢!谢谢!!!

医生小姐说我是双重精神病怎么办???

一个大概是前传的小段子XD

一个设定的补充,大家应该都看出来了٩(ü)ว 

我的段子都可能成系列了「你醒醒」
感谢今天凌晨陪我开房间溜的小姐姐www这个送给你
以下↓↓↓
奈布萨贝达虽然不是第一次参加这个疯子一样游戏,但是他第一次遇到那个瘦长的监管者,他会永远都记得被那个拥有利爪的怪物压迫的恐惧。
幸好聪明机敏的同伴打开了大门让他险象环生,当然还要感谢哪位善良的医生小姐为他治疗伤口,并且没有嫌弃他有战争后遗症。
也许我该去向这位小姐道谢,佣兵望着餐桌旁的医生小姐想到。
刚好之前在这吃饭的园丁小姐,拉着旁边的慈善家去找她的爸爸玩。
哦,愿主保佑这个可怜的家伙,虽然他没什么用但是他的手电筒至少可以用来砸怪物。
心地善良的佣兵先生这样想着,然后他起身走到医生小姐的旁边。
佣兵:那个医生小姐,我
医生:艾米·丽黛尔
佣兵:嗯,艾米小姐,非常感谢之前的相救。
医生:奈布先生,你是有战争后遗症对吗。
佣兵:……嗯
医生:但是佣兵先生看起来不像那种恶心的人。
佣兵:???恶心???
医生:我救助过很多像你这样从战场上下来的人,你是里面特别的一个。
佣兵:啊……谢谢
医生:因为你是第一个和那个怪物“玩”,海绵体充血的人。
佣兵:???
医生:或许你该换一个心理诊疗师,因为你可能有双重精神病,好了我该去救治那位可怜的“慈善家”先生。
佣兵:不是那个艾米小姐我不是
医生:不用感到尴尬,你看园丁小姐不也有一个深爱她的父亲吗。
如果不是开场就追着她捶的话。
奈布无力的看着离开的医生小姐这样想到。
奈布:f##k


End
一个没头没脑的狗屁不通的东西
感谢看到这的你٩(ü)ว

顺便医生小姐说的玩指的是追捕游戏,并不是涩琴游戏x而且这个杰克一点也不温柔

最重要的是这段对话是护士小姐第一次说

记得加我ID定国

其实这个就可以看出我们杰克先生的设定了,你猜到了吗(≖‿≖)✧